哼!简直是给猪吃的!

我第一次去乡下二姨家玩时大概七八岁,处处表现出一个城市girl的冷艳,看到灶台上一大盆玉米和土豆熬的糊糊,我就舀了一勺喝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