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正在挨个筛查

一个男性朋友给我发微信:我累了,以后咱们减少联系吧。我:大哥,我都快一年没跟你说过话了吧?

没时间

丈夫:“你跟谁在门口站着谈了三个多钟头?”妻子:“邻居张太太。”丈夫:“怎么不请人家进来坐坐?”

忘记密码的理由

有一哥们在银行上班,刚工作,柜员。某日,打电话诉苦,曰:“今碰到一老太太,非要投诉我。说我长的丑,害的她把密码忘了……”

妻子的关心

彼得先生下班后在一家小饭馆里消磨得很晚,回到家时已经十点多了,被得太太正坐在饭桌旁等着他。她没有盘问彼得先生到哪里去了,只是问他想不想吃点什么。由于毫无胃口,彼得先生径自上床睡觉去了。

无法拒绝

琼斯坐在法庭的证人席上,她被卷入一件离婚案的漩涡中。 “琼斯小姐,”法官问,“你说是这个男人带你进旅馆的?” “是的,我曾经拒绝过,但没办法!” “没办法?为什么?你不会走?” “他欺骗了我!” “他怎么弄的?” “噢,”她回答说,“他向旅馆职员撒谎说我是她太太。”

妥协

一位先生对别人说:我太太和我意见不和。她想要一件毛皮大衣,而我想要一部新车。 最后我们互相妥协了,买一件毛皮大衣,然后把它收到车库里。

太太乐鸡精

大学时经常流连的那家夜店,而所认识的一位小青年, 我曾问他是做什么工作的,怎么也老在泡吧? 他说他是卖鸡精的。 我就又问,是太太乐么? 他说,嗯,太太乐。 今天突然想起这么一个人,一下子就醒悟过来: 妈的,鸭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