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狱

一位典狱长,对着在一场失败的监狱暴动中的教唆者说:“只要回答两个问题,我就不会太过于责罚你们!第一个问题:为什么你们要制造暴动?”

好学不倦

典狱长:“你昨天才出狱,怎么今天又犯法了?”?犯人:“我在狱中学的藤手工,还有一种手提包织法没有学会,只好前来补习。”